安徽村委会爆炸案:村民倾向于相信与低保有关

“5月16日上午10时许,安徽枞阳县金渡村村委会发生爆炸。枞阳县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通报称,经警方初步调查,该案缘因邻里纠纷引发。肇事嫌疑人吴友生与同村一村民(精神病患者)发生纠纷,经当地多次调解,均因其提出的赔偿要求过高,无法达成调解协议。吴友生因而一直认为村干部不公,寻机报复,导致此次爆炸的发生。

吴友生的大哥吴海生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与村民的纠纷,实为吴友生生前认为他遭到该村民殴打,系村委会干部教唆,且事后处理不公。”

爆炸时村委会主任正往外走

要求匿名的金渡村村民老吴告诉北青报记者,16日上午9点多,他在门口看到吴友生骑着电瓶车从家里出去,一会儿又返回来。紧接着又看到吴友生拎着一个黑色的包急匆匆地走了出去,也没有和他打招呼。“很快就听说爆炸了。”老吴说,他事后听说是吴友生将爆炸物带进了村委会。

其时,金渡村村委会里村委会主任等四人都在里面,枞阳县县委宣传部周姓副部长称,几人在商量即将于6月1日实施的殡葬相关改革事宜。

办案民警秦警官向北青报记者转述了伤者之一的吴才来的说法。上午9点半左右,吴友生手拎着一个黑色的手提包进去,骂了一句“黑牙(打伤过吴友生的同村村民吴三把的父亲的绰号)真有办法,省里、市里、县里他都有人,老子没它法子”,说话间,吴友生所拎黑包的一端开始冒火星,大约2秒钟就发生了爆炸。

在附近工厂干活的村民王海(化名)听到了爆炸声,事后他赶到事发地时,看到村委会主任吴有生从村委会走出来,右胳膊已经缺失,随后出来的伤者血肉模糊,他仅凭伤者身上残存的衣服碎片认出是其中一位干部,“他经常穿那件衣服。”另外一位村民也看到一位伤势较轻的干部,自己往村委会斜对面的卫生室跑过去。

据悉,爆炸导致2死3伤,吴友生当场死亡,村委会主任吴有生也在送医途中不治。另外三名村干部中,两名伤势较重、一名轻伤,但均无生命危险。

吴友生为何这样做?

枞阳县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通报,经警方初步调查,该案缘因邻里纠纷引发。2014年1月20日,村民吴友生与同村一村民(精神病患者)发生纠纷,经当地多次调解,均因其提出的赔偿要求过高,无法达成调解协议。吴友生因而一直认为村干部不公,寻机报复,导致此次爆炸的发生。有报道称,肇事者缘因多次申请低保未果而实施的报复行为。据负责办理该片低保手续的片长吴王平介绍,吴友生从未向村委会提出申请低保手续。

在吴友生家人的叙述中,吴友生生前没有为自己申请过低保,但是他与同村村民的纠纷,与吴友生帮其大嫂申请低保的事情不无联系——去年腊月二十晚上,吴友生和村民吴根锁聊天时,被同村村民吴三把用棍棒打伤。吴友生认为,他被殴打是村干部教唆村民报复他。不过在其家人和相关当事方的叙述中,事件的诸多细节,双方说法不同。

大哥吴海生发现“遗书”

吴友生的大哥吴海生告诉北青报记者,十多年前吴海生因为车祸双腿残疾,家里四个女儿花费很多,多年来家里一直有两个人享受“低保”。2009年,吴海生和前妻陶芳年离婚,除了已经出嫁的大女儿外,吴海生和判决给他的一个女儿两人享有低保,但是陶芳年及其带的两个女儿并未享有低保。陶芳年说,她向村里申请,但是村里的意思,她和吴海生这“两家”,总共只有两个名额,陶芳年享受低保,判决给吴海生的女儿就没有了,给那个女儿,陶芳年就没有了。

吴海生说,去年腊月十九,村里的片长吴王平等人来他家里说低保的事情,吴友生当时也在场。提到大嫂陶芳年的低保问题,对于村委会表示不能给陶低保,吴友生说了村里有钱的吃低保,穷人没有,如果再那样下去,就去举报之类的话。

“第二天晚上就被打了。”吴海生说。腊月二十晚上,吴友生和村民吴根锁聊天时,同村20多岁的村民吴三把突然将其打伤。“当时就昏过去了。”吴友生的儿子叫来救护车,吴友生住了几天医院后出院,“他觉得都这样了,住着也没意思了。”吴友生的儿子说。

吴友生在枞阳县人民医院的住院记录显示,患者及其家属主动出院,“患者全身疼痛好转,仍头昏。查体:神智清楚,头部无畸形无骨折,左手小指皮肤局部肿胀,活动轻度受限。”

吴海生及吴友生的儿子皆称,事发后第二天就被打,时间上的“巧合”被吴友生认为这和前一天谈低保有关。另外则是吴三把及其父亲的说法。

据吴海生转述吴友生生前的说法,吴友生住院期间,吴三把的父亲去医院探望他,出院后吴三把及其父母又来到吴友生家,两次见面吴三把一方都说到,打吴友生是被村委会的人指使,出院后的那次,吴三把甚至说“也没房子,要知道这么穷,给我100万也不打你”。

吴友生出院后不能干活,他提出3万元的赔偿,包括医药费、营养费、误工费等,但是对方只答应给3000元钱。吴友生多次找村委会解决但事情未能解决,今年3月份,吴友生又找到县里要求解决,县委最后转给金社乡派出所,但是派出所也没有给他解决。今年4月份,吴友生和妻子去金社乡派出所,对方表示吴三把是精神病患者,“打死人也不负法律责任”,这让吴友生很生气,“他说‘你们要这么弄,我只能拼命了’,但是派出所所长说,‘我是长大的不是吓大的’……”

吴海生说,大约是5月5日前后,吴友生说要去常州处理一下物品——他不再去那里工作,在那里打工时购置的冰箱、电视都要处理掉。“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的。”吴海生说,直到发生爆炸。

接受采访期间,吴海生当面翻出一个物品并拆开,里面是写在笔记本撕下来的纸张上并标注了页码的信件。他称这是吴友生去常州前,连同医院的病历一起交给他并让他转给吴友生的儿子的。他之前并不知道是什么。

信件原文中错别字较多,其中几页纸上,显示“有高级领导来查才能真相大白”、“吴三巴在我家说是村干部叫我打你”、“腊月十八我说村干部有钱人吃地宝无钱人不吃地宝不是未未自己要地宝我事大包不平,我要到县里省告你未众中出一口气果而腊月20日就打倒” “……来后指灰人说死人才能解决问题是事越大越好……”的字样。一页纸上写了“5月2日笔”但未署名。

“村干部教唆打人”被否认

吴海生及其他亲属关于此事一些细节的转述,却遭到相关当事方的否认。

吴友生家所属的“片长”吴王平17日下午告诉北青报记者,去年腊月十九,他到吴海生家通知低保的相关事情,在场的吴友生确实提到了其大嫂的低保问题。吴王平当时说的是:吴海生家已经有两个低保名额了,不能再给陶芳年,来年再为他们家想想办法。“就跟聊天一样。”吴王平否认当时和吴友生发生过争执。

次日吴友生遭吴三把殴打,吴王平说,他是在打架事发第二天才从村里知道这个事。按程序村民有事该先找片长,但是吴友生直接找到村委会,他后来就没参与解决。对于吴友生“被殴打是村干部指使”的说法,吴王平表示不太清楚。

同在村委会任职的妇女主任吴友平接受采访时说,吴友生确实经常去村委会,且在那里说过其被打是“村干部指使”的话,到村委会时“对谁都说”,见到村委会主任吴有生还会跟在后面。

不过吴友生的说法遭到“打架”事件当事另一方吴三把的否认。17日上午,吴三把和其父吴云龙皆否认打吴友生是受人指使,同时否认向吴友生及其家人说过“遭指使”的话。

吴云龙拿出安徽省枞阳县公安局于2014年4月14日出具的“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书”,该决定书显示吴三把“有精神病史”。对事件过程的描述是:“……吴三把经过其本村吴根锁门口时,听到吴友生跟吴根锁在屋内大声聊天,吴三把自以为吴友生说其坏话,遂窜到吴根锁家对吴友生进行殴打(经鉴定,吴友生的人体损伤程度为轻微伤)……”

吴三把说“就是一时糊涂”,吴云龙则拿出吴三把在安庆市第六人民医院精神科的入院记录复印件,该资料显示,吴三把的入院时间是2014年3月4日,主诉是“躯体不适、心情烦闷、眠差反复一月余”。

吴云龙认为打架的事情早过去了,案件发生跟他们没有关系,“要不他怎么不找我们?”吴三把的妈妈说,她曾让吴友生把住院的票据拿过来,补偿他们钱,但是吴友生不拿,说算了,也没有找过他们。而吴三把则评价吴友生“脑子不正常”。

不过,在部分受访村民的印象里,打架双方之前都比较正常。

金社乡派出所的吴友忠告诉北青报记者,案发后吴友生并没有报案,这个案件是从信访渠道转到派出所的。吴友生在接受调解时,说过被打是“村干部指使”的话语,并要求查出幕后主谋。他们也对相关人员进行了询问和调查,并没有证据证明吴友生被打和村干部的教唆有关。

吴海生曾转述,吴友生和妻子去找金社乡派出所,被告知吴三把是“精神病”的相关情况时,愤怒地说“只有拼命了”,而派出所所长则表示“不是吓大的”。吴友忠予以否认,称自己并不直接办案,是民警主要调解,“我们是公安,要是听到这样的话,就会仔细分析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吴友生春节后便把妻子赶走

吴海生和村民老吴都表示曾听说过类似的话,但是他们并不觉得吴友生真能做出来什么事。还有和他曾一起“斗地主”的村民告诉北青报记者,五块十块的赌注,吴友生也经常玩儿,但是被打之后感觉他“不正常”了,“脑子没问题”,“人和以前不一样了……头抬不起来……”

为打架的事情找村委会,村里许多人都知道。老吴还问过吴友生“你那事解决的怎么样了”,但是吴友生的回答是“这事不好解决,得拼命”。

案发后,村民的分析中,都感觉吴友生此举是经过“一段时间”的考虑的。有村民称,吴友生在春节后便把妻子赶走。

虽然当地政府初步调查认为是个人恩怨,但是受访的多位村民都倾向于相信“和低保有关”。有钱的人吃低保而穷人吃不上低保,“确实有人反映这样的情况。”妇联主任吴友平说。

文并摄/本报记者 高淑英

(原标题:村委会爆炸案始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