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过年回谁家是检验家庭地位的标准

每年到了这个时候,都会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媒体挑起一项争执———今年,你是回男方家还是女方家过年?这个问题就像甜咸豆腐脑之争或甜咸粽子之争一样,可以撩动无数参与者的神经,人人都有高明的见解和满腹的委屈。当然一番论战之后,也就没有然后了。

近日,有媒体给出一个调查数据,57 .65%的受访者今年优先回女方家过年。这57.65%,包括36.52%只去女方家和21.13%先去女方家再去男方家,与此对应的是只有27.39%只去男方家,14.99%先去男方家再去女方家。(昨日《重庆青年报》)

优先去谁家过年之所以重要,是因为这反映了夫妻双方的家庭地位和话语权。从上述调查结果来看,女同胞从整体上赢得了这场战争。这或许表明,在过年回家这件事上,我们已经走出了大男子主义时代,开始进入大女子主义时代。

不过上述调查是在重庆做的,可能有人会说,重庆男人怕老婆,换东北可能是另一个结果。如果有技术公司用大数据分析一下全国各地的情况,想来会很有意思。

我们要知道,数字背后是无数的纷争乃至悲剧。前几天有媒体报道,一对小夫妻竟然为了过年回谁家而闹离婚,不过后来又在双方父母的催促下复婚了,悲剧变闹剧。

很多年轻人可能理解不了这道题的难度。今年我家明年你家,有什么可吵的。事情没有这么简单,魔鬼都在细节里。比如,夫妻平时在一方父母所在的城市工作,隔年回另一方老家一次肯定令其不爽。再如,去年刚回过她家,今年她家又有特殊情况。或者一方长期有特殊情况,比如一位网友控诉,结婚十年没回过家过年,老婆说她妈抑郁症过年要团圆,不去就吵架要自杀。

有人可能会提议抓阄。可是前边那对离婚的小夫妻就是抓阄之后女方不服才闹掰的。家庭内部永远建立不了成员会自觉遵守的明文契约,洒脱如《纸牌屋》里的安德伍德夫妇也会争吵?家庭中也有政治,家庭政治的目的同样是为了实现正义,但家庭政治与公共政治有不同的运行逻辑。过年回家就是家庭政治难以解决的难题。

学者吴飞在《浮生取义》中说道,家庭中的政治以亲密关系为出发点,而且以亲密关系为目的地,否则就是没有意义的。比如双方原本说好了今年去谁家,但一方突然违约,另一方在家庭内部找不到法院执行契约。对方一句“你不让着我说明你不爱我了”,你就无言以对。所以即使理性派制定了过年回谁家的万能公式,也不会被采用的。

话说回来,“回男方家还是女方家过年”这个问题最悲伤的回答是:没有女(男)方,不想过年。

□西坡


美国副总统竟要卖房救儿?

拜登的长子博·拜登去年刚去世。老拜登说,在儿子接受癌症治疗期间,一天在和奥巴马吃午饭时,他告诉总统,儿子因为生病一旦从特拉华州总检察长的位置退下来,就可能没了工资来源,为给儿子治病,他正考虑卖房筹钱。


中国崛起要从悲剧中吸取营养

当我们民族憧憬于未来,追求大国崛起的时候,需要弄清其本质,假如走“铁血道路”,可以认定为“版图大、财富广、说话别人都要听”,假如走文明的道路,则要看文明创造力和文明引导能力。这就涉及到文明的基因和动力之源是什么?


为什么说形式主义是剂特效药

反了这么多年的“形式主义”,一直未能根治,反倒是“形式主义”推陈出新、层出不穷,越反越多、愈演愈烈。套用经济学的高大上理论,需求决定供给,有需求必然有供给;成龙大哥也说,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


如果爱国热情是经济的晴雨表

最近据说有2000万中国热血青年翻墙跑到美国的服务器上表达爱国热情——许多人对此发出了嘲笑:为了打击敌人,首先要突破自己的防线。我觉得他们不应该被嘲笑,如果不是美国这么不让人放心,我们哪里需要花钱筑墙啊,如果不是美国那么坏,2000万青年可以创造多少GDP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